知識產權保護第一平臺 咨詢熱線:13808808035

論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現狀

時間:2017-08-23 17:31來源:廣東長昊律師事務所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 企業競爭最終表現為技術和知識產權的競爭, 開發商業秘密是獲取競爭優勢的重要途徑, 是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的法寶。近年來, 隨著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 侵犯商業秘密犯罪案件逐漸增多, 打擊侵犯商業秘密犯罪工作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新挑戰, 如何更好地保護商業秘密是當前企業創新發展必須面對的嚴峻問題, 也是公安機關開展知識產權刑事保護的重要內容。公安機關加強商業秘密保護, 有利于促進企業開展知識產權開發, 服務企業轉型升級, 從而推動整個社會進步和經濟發展。本文結合近年來廣東省公安機關打擊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執法實際, 就商業秘密刑事保護現狀、存在的問題和對策建議進行簡要闡述, 以期對商業秘密的刑事保護有所啟發和裨益。

一、廣東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現狀和特點

   (一) 犯罪現狀

    從近幾年的情況來看, 商業秘密的爭奪越來越激烈, 涉及侵犯商業秘密的犯罪案件日趨增多, 企業保護商業秘密面臨著嚴峻的態勢。據統計, 2011 年至2015 年, 廣東全省公安機關共受理侵犯商業秘密犯罪案件190 宗, 立案110 宗, 破案47宗, 抓獲162人, 刑拘87人, 逮捕64人, 移送起訴139人, 涉案價值1.9億元。雖然從表面上來看, 此類案件絕對數量在整個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中占比并不高, 但由于受證據規格、立法缺陷、辦案成本等因素影響, 現實工作中還存在著大量此類違法犯罪行為無法進入刑事程序, 隱案較多, 隱患突出, 必須引起全社會的高度重視。

     (二) 犯罪特點

    當前廣東侵犯商業秘密犯罪呈現以下特點:

    1. 高科技企業易受侵害。由于高科技企業技術項目多且附加值高, 犯罪分子伙同部分不良企業為節省巨額研發費用, 不惜鋌而走險非法竊取商業秘密, 以求快速獲取市場份額, 導致近年來多家在粵知名高科技企業的商業秘密受到侵害, 例如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富士康集團公司、廣州網易公司、珠海賽納公司、歐特克軟件(中國) 有限公司等企業均曾發生因內部員工竊取商業秘密案件, 這些案件的發生嚴重沖擊了公平有序的市場競爭秩序, 破壞了創新發展、轉型升級的戰略環境。

     2. 犯罪形態多樣化。犯罪分子竊取商業秘密后, 為盡快兌現利潤, 往往千方百計進行非法使用或對外泄露, 主要表現為以下幾種方式: 一是“另立門戶”,犯罪嫌疑人利用非法獲取的商業秘密自己另起爐灶成立公司生產同類型產品對外銷售, 如珠海賽納打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職工余某等4人, 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條件, 采取秘密竊取的手段, 取得公司的客戶資料以及產品的工裝圖紙, 并將這些竊取的資料用于其自己開辦的“江西億鉑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中山沃德打印機設備有限公司” 進行生產、銷售, 給公司造成了5000 多萬元人民幣的損失。二是“有償泄露”, 犯罪嫌疑人將竊取的商業秘密以高價泄露給他人非法獲利, 如深圳華為公司財務專員耿某利用工作便利獲取公司一些正在運營開展項目的財務數據、經營信息和內部文件, 并將上述資料通過電子郵箱發送到另一公司職員王某的電子郵箱里, 從中獲利5 萬多元人民幣。三是“公開倒賣”, 如2014 年2 月, 汕頭迪輝模具公司3D 設計組組長冷某利用職務之便, 竊取廣東奧飛公司未上市的玩具產品圖紙進行倒賣, 給該公司造成巨大經濟損失。

    3. 跨區域犯罪特征明顯。侵犯商業秘密作為一種智能型犯罪, 動態化、跨區域特征尤為突出,犯罪嫌疑人常常在甲省實施竊取行為(即獲取商業秘密) 后到乙省從事實際侵害行為。如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原信息項目工程經理楊某在任職期間通過不法手段竊取該公司研發的關鍵技術信息類商業秘密, 后楊從公司離職, 在新疆烏魯木齊注冊成立新公司, 對外宣稱其公司屬深圳公司分支公司并以相似品牌復制、生產、銷售原公司產品。

     4. 經濟較發達地區發案較多。由于經濟較發達的珠三角地區經濟活動頻繁, 企業間人員流動大, 相互競爭激烈, 因此也成了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高發地區。據統計, 廣州、深圳、珠海、中山、佛山、惠州、東莞7 市發案數占全省的88.70%以上, 其中僅廣州、深圳兩市就占全省發案數的60%。

  二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發生的原因分析

    (一) 企業管理者保密意識淡薄

     部分企業管理者只注重產品質量、市場銷售、生產成本等經營環節, 但對關系企業生死存亡的商業秘密卻重視不夠, 加上部分青年員工缺乏保密觀念, 企業內部平時又很少開展保密法律、法規的宣傳教育, 使得少數人在利益、人情、關系等因素的誘惑下, 自覺不自覺地造成商業秘密的泄露。如珠海某電氣有限公司黃某等5 名員工(年齡均在29 歲至37 歲之間), 利用在公司工作時掌握的產品核心技術, 離職后自己暗中生產、銷售與其公司同類的產品, 給其公司造成嚴重經濟損失和名譽傷害。

    (二) 企業人才管理措施不規范

    當前, 人才流動帶走商業秘密的問題十分突出, 如何防范因人才流動損害企業權益等問題, 已成為商業秘密保護工作的難點。許多企業的人事部門在引進人才時只注重其工作能力和工作實績,而沒有對申請人的履歷、經濟狀況、應聘目的進行風險評估。沒有與其簽訂保密協議及競業禁止合同, 一旦這些人跳槽, 很容易帶走本企業的商業秘密。有的單位簽訂保密協議的內容太籠統, 保密標的不明確, 導致員工離職后非法利用、泄露原企業的商業秘密。

   (三) 企業商業秘密保護措施不到位

    公安機關在接報案過程中發現, 不少企業從未建立商業秘密保護措施, 或者雖然制訂了保護制度, 但多流于形式、保護措施不到位, 從而導致企業商業秘密的流失。特別是未對核心技術人員采取特殊的涉密防護措施, 為這些人員泄露商業秘密提供了可乘之機。尤其是部分高科技企業在商業秘密的保管、人員調動、學術交流等方面缺乏嚴格配套保密措施, 存在重大案隱患。如深圳某高科技企業對便攜式保密電腦保管不嚴, 員工黃某趁機借用并暗中拷貝數據, 導致泄密案件發生。

    (四) 對侵犯商業秘密犯罪打擊處理較輕

    根據《刑法》規定, 觸犯侵犯商業秘密罪將被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實際操作中, 由于證據規格高、造成損失難以認定等原因, 很多犯罪分子都被輕判或者作出不起訴決定。廣東省某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偵查的楊某侵犯三寶公司商業秘密案件中, 犯罪嫌疑人承認在年薪30 萬元加提成的引誘下, 辭職后運用其原有技術為溫州某公司生產云母粉, 給三寶公司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 但最終楊某僅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而引誘方則因為“善意取得” (自稱對技術來源不知情) 而無從問責。

三、辦理侵犯商業秘密犯罪案件的難點

   (一) 案件專業性強, 證據調取難
 
    由于商業秘密是一種未經登記的依靠權利人通過秘密方式予以保護的無形資產, 具有秘密性、隱蔽性的特點, 加之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隱蔽性強, 知道其竊取或披露過程的證人很難查找, 因此要證明犯罪嫌疑人的作案過程相當困難, 辦理此類案件取證難早已成為業內普遍的呼聲。另外, 由于商業活動的特殊性, 一般都是當事人商業秘密遭泄露后, 公安機關才介入立案調查, 偵查工作存在滯后性, 導致一些證據事后無法取得。

   (二) 概念界定不明確, 案件定性難

    商業秘密作為一種以秘密狀態保護的知識產權, 無法以一個硬性、絕對的標準衡量其秘密性。現行商業秘密法律保護還存在商業秘密的概念模糊、構成條件不明確、原則性規定過多、規范不夠嚴密、操作性不強等問題, 僅憑立案單位和辦案人員對是否侵犯商業秘密作出認定比較困難。現實中缺乏判斷和認定商業秘密中的“實用性” “不為公眾所知悉” 和“采取了保密措施” 等的證據規格和標準。

   (三) 認定標準不統一, 損失認定難

    侵犯商業秘密犯罪定罪門檻高, 經濟損失難以認定, 司法實踐中發生的一些侵犯商業秘密案件, 因未達到“重大損失” 的刑事追訴標準而無法進入刑事程序, 主要表現為四種類型:一是侵權行為給權利人造成經濟損失不明顯, 卻給企業的長遠發展造成不利影響, 且這種不利影響很難用經濟損失來衡量; 二是有的侵權行為雖然給權利人造成具體損失, 但因數額未達到“五十萬元以上” 的立案標準, 不能追究刑事責任; 三是侵權行為給權利人造成經濟損失, 但經濟損失的認定存在較大困難或較大爭議, 因證據問題無法追究刑事責任; 四是“其他嚴重后果” 所指的“造成權利人破產”, 在實踐中較少見, 而“失去競爭優勢、喪失市場” 等嚴重后果, 則存在取證難或“難以用證據證明” 等事實認定方面的難題, 據此追究侵權人的刑事責任十分困難。

    (四) 偵查辦案成本高, 調查取證難

    認定侵犯商業秘密犯罪, 需要對商業秘密和造成損失進行司法鑒定, 同時還要輔以大量外圍取證工作, 這些工作都需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來完成, 經濟欠發達地區的辦案單位往往對此望而卻步,盡可能不辦理商業秘密案件。如廣東省某欠發達地區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在偵辦張×揚侵犯商業秘密案件中, 犯罪嫌疑人利用職務便利, 通過QQ 將客戶資料和報價等傳給其親戚, 讓其親戚生產相同產品低價銷售給公司的客戶, 銷售范圍遍布全國各地, 每單交易僅幾千元, 調查核實這些證據費用高、工作量大, 給辦案單位帶來諸多現實困擾。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報案_侵犯商業秘密罪無罪辯護_商業秘密保護_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例_軟件著作權_侵犯著作權罪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專注于侵犯商業秘密罪、侵犯著作權罪辯護,全國的案件勝訴率遙遙領先。實現商業秘密、軟件著作權一站式保護網,為大中型企業提供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立案、軟件著作權維權、侵犯著作權罪經偵立案、商業秘密鑒定、侵犯商業秘密罪審計等知識產權法律服務。

延伸閱讀

天天捕鱼电玩版深海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