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保護第一平臺 咨詢熱線:13808808035

7年商標戰最終反擊成功

時間:2017-08-16 17:32來源:

  剛剛打贏一場長達7年的商標持久戰。近日,福州百年老字號同利肉燕一紙訴狀,又將福州李府活魚火鍋店告上了法庭,起訴其侵權使用“同利”商標。

  在同利肉燕第四代掌門人陳君凡看來,這家火鍋店擺著的“同利美食”牌子背后,依舊是那個糾纏了他7年的“敵人”——福州另一家肉燕老鋪,依海肉燕掌門人陳彪。

  “憋了這么多年,終于可以出口氣了。”陳君凡說。

  戰役

  1876年(清光緒二年),福州南后街澳門路上,一個叫陳官燃的平凡花農向別人承租了半間店面,掛上“同利”的招牌,默默的做起了“燕皮”的小生意。

  歷經一百多年的風風雨雨,陳官燃的子孫們秉承著“利人、利己、利在大家”的祖訓,一路堅持誠信經營,漸漸的把“同利肉燕”這個品牌做得風生水起,從1999年12月獲得國家國內貿易部頒發的“中華老字號”榮譽證書開始到2013年12月成功獲得福建省著名商標稱號為止,“同利肉燕”在第四代掌門人陳君凡手里,短短十幾年間已前后獲得大小榮譽稱號數十個。

  在陳君凡把“同利”經營得有聲有色的時候。2003年,陳彪的前妻宋劍英以個人名義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在第43類上注冊“同利及圖”商標,并于2006年注冊公告通過。

  從2007年開始,在長達7年時間里,依海肉燕和同利肉燕這兩家福州“中華老字號”對簿公堂差不多有20次。每年的海交會,作為指定飲食供應商之一的同利肉燕,都會被依海肉燕投訴至工商部門,投訴理由是同利肉燕侵犯其注冊商標權。

  而在陳君凡看來,這根本是防不勝防。

  “1993年我就開始注冊商標了。但當時全國只有福州有肉燕,北方都不了解這東西,所以不知道該掛到哪個類別里去。所以商標局派了三個處長下來調研。”在給調查人員展示了一整套福州肉燕獨特的制作工藝后,1997年,陳君凡在29類,30類,35類分別成功注冊了同利的圖文商標。但陳君凡當時過于專注于傳統業務,沒想到在第43類“飯店”等服務上也注冊商標,隱憂也因此埋下。

  2013年,“依海”掌門人陳彪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同利肉燕的商標早就被其注冊,不僅如此,陳彪還搶注 “安德魯森”、“黃則和”等品牌。

  此事正式進入公眾視野,引發媒體關注。

  “這是商業戰術!”陳彪并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何不妥。陳彪接受上述媒體采訪時表示,自己注冊了第43類“同利及圖”商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埋下一個伏筆,注冊同業競爭對手的商標等于給對手埋下一顆釘子。

  2014年11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駁回“依海”肉燕上訴,維持北京市一中院判決,即“依海”肉燕不得在酒吧、茶館、咖啡館、飯店以及流動飲食供應服務上使用“同利及圖”商標。

  研究

  這場7年的商標爭奪戰,也引發了法律界的極大興趣。

  “我們認為,福州絕不能出現兩個同樣的老字號,所以‘依海’的行為屬于惡意搶注。北京高院的終審判決是公允的。”福州商標專家程奇表示。

  而福建建達律師事務所的專職律師楊啟東則將此案作為商標案的教學案例進行研究,希望福州老字號在品牌保護上能更加重視。

  楊啟東認為,兩家同是肉燕老鋪,同行業、同產品,同時被稱為“中華老字號”,這本身就是中國少有的一例。紛爭源于商標注冊:同利老鋪掌門人陳君凡1997年在商標45大類中注冊了29、30、35類,唯獨沒有注冊第43類。而依海老鋪掌門人陳彪在2003年注冊“依海”商標的時候,以其前妻宋劍英的名義也順便搶注了“同利”商標第43類,這是法律允許的,若當時同利老鋪掌門人陳君凡提出異議,宋劍英是注冊不了的,因為同利老鋪使用在前。

  那么,注冊商標中的第29、30、35、43類到底是什么?楊啟東解釋:第29類為肉、魚、家禽及野味、肉汁、腌漬、干制及煮、熟的水果和蔬菜、果凍、果醬、蜜餞、蛋、奶制品、食用油和油脂等。第30類為咖啡、茶、可可、糖、米、食用淀粉、西米、咖啡代用品,面粉及谷類制品、面包、糕點及糖果、冰制食品、蜂蜜糖漿、鮮酵母、發酵粉、食鹽、芥末、醋、沙司(調味品)、調味用香料、飲用冰。第35類為廣告、實業經營、實業管理、辦公事務。第43類為提供食物和飲料服務,臨時住宿。

  “按理說宋劍英已經擁有‘同利’43類商標,可以使用,但宋劍英自注冊‘同利’43類商標后,不知何種原因她一直沒有使用,也沒有委托他人使用。商標法第四十四條規定,使用注冊商標,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商標局責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銷其注冊商標:一、自行改變注冊商標的;二、自行改變注冊商標注冊人名義、地址或其他注冊事項的;三、自行轉讓注冊商標的;四、連續三年停止使用的。2008年,同利老鋪掌門人陳君凡又注冊了‘同利’43類商標,又將‘同利’43類商標拿回!而這個時候,依海的陳彪醒過來了,到處說同利老鋪侵權。”

  據悉,雙方第一回合官司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打開。2009年12月30日,同利老鋪以連續三年停止使用為由,要求工商局撤銷宋劍英注冊的第43類“同利及圖”商標,并得到支持。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依法作出《關于第3684415號“同利及圖”注冊商標連續三年停止使用撤銷申請的決定編號:撤200905346》

  楊啟東透露,收到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的裁定后,依海肉燕老鋪陳彪及其前妻宋劍英一邊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復審,一邊又搞手腳偽造證據:2013年4月10日,宋劍英與福州臺江區李府活魚大鍋店簽訂了在臺江區義洲街道寧化支路1號使用“同利”《商標使用許可合同》,但在合同中將商標使用時間提前到2006年5月7日。2013年8月1日,宋劍英又到福州市臺江區公證處進行“證據保全”公證,公證福州臺江區義洲街道寧化支路1號李府活魚火鍋店有一塊標有“同利美食”字樣和第3684415號《商標注冊證》中的商標標識“一樣”。其目的十分清楚,那就是為了申請復審提交證據。為了配合復審,2013年11月16日,依海肉燕老鋪陳彪及其前妻宋劍英還對媒體宣稱 “同利肉燕的商標早就被我注冊了!”

  “福州話講‘偷吃不會擦嘴’,補臺合同時間倒掛。我認為假的就是假的!”楊啟東律師最后笑著說。

  反擊

  2月27日,打贏了“7年戰役”的陳君凡一紙訴狀將前文所述的福州李府活魚火鍋店告上了福州市中級人法院,起訴其侵權使用“同利”商標。

  在他看來,這場官司更多是為了出氣,7年的官司之路讓他筋疲力盡,現在到了反擊的時候。

  同時陳君凡也希望能給其他福州老字號也提個醒,“上世紀90年代的肉燕生意利潤微薄,注冊一個商標的價格,包括代理費在內在2000元上下。當時中英文一共注冊了4個,8000多元,而當時一個工人的工資才多少錢?多加2000元多艱難呀!不像現在有條件,為了保險起見,相關類別都注冊。如果是現在,哪怕兩萬元我也會注冊的!希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能讓福州所有老字號提高警惕,引以為戒。”

  對于圍繞老字號品牌商標權的訴訟紛爭時有發生的現狀,福州市商貿服務業局商貿服務處處長林加平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指出,老字號企業應重視運用商標、專利、知識產權等法律措施保護自有品牌,而監管部門要加強對假冒偽劣的調查取證,重拳打擊違法違規行為,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報案_侵犯商業秘密罪無罪辯護_商業秘密保護_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例_軟件著作權_侵犯著作權罪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專注于侵犯商業秘密罪、侵犯著作權罪辯護,全國的案件勝訴率遙遙領先。實現商業秘密、軟件著作權一站式保護網,為大中型企業提供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立案、軟件著作權維權、侵犯著作權罪經偵立案、商業秘密鑒定、侵犯商業秘密罪審計等知識產權法律服務。

延伸閱讀

天天捕鱼电玩版深海捕鱼